流氓的王夫人

一路行走 只转弯 不回头

无论我有多想你,都不能再告诉你了

2018-08-05

方方

我想去一處幽靜之地,把對你的愛放下
我也想跑去你身邊,敲醒你的榆木脑袋
告诉你,你既招惹了我,就要好好爱我
但总敌不过现实,你觉得我们无法相爱
那你知道吗?你若不爱,我硬撑有何用?

2018-08-03

你是可悲的战士,你是可笑的浪子

从始至终,你都是一个战士,幼年开始,接受父母的同床异梦,直至分离,各自天涯,从此的路,都是不归途。
记忆中从那时起,便自带盔甲,随着年岁的增长,防御力日益精进,不曾懈怠,不是有意,那是本能。
可是,经过了这么多,让我受伤疼痛的人,是当初执着善意,无辜无害的人,你喜爱冷若冰霜,理智无妄的我,我高高在上冷眼相待的态度让你觉得征服欲暴涨,有那么一天,我变成了小女孩,童真而感性,善良而痴迷,你才发现,哪里不对,你甚至开始质疑。你可知这正是我撤掉所有防御,去爱你的模样,用我所有的美好相待,盔甲能防御坏人,却不能防御爱人,你可知?
所有的过往我已不在意,你终究是路人甲。
而我,披上盔甲,又是战士,喝一杯,便是浪子...

2018-06-08

愚人小记

很巧,凌晨五点就醒了,我记得1点钟睡的时候,祈祷自己能多睡一会,毕竟睡眠对我来说,尤为可贵,尤为匮乏。
说实话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很怕自己的理想,和对这个世界微小的想法,让我变得巍峨高大,难以接近,很自然的便成为了孤立的岛屿。在乎的人说你很棒,同时也看着你的眼睛,退后到安全距离,平静而苍茫。
愚人节这一天,对我来说糟糕透了,没有一件事是遂心的,全部很巧合的跟我开了个玩笑,不能较真,不能伤心。
到后来,声音哑掉了,仿佛那些梗在喉间的话,就这样卡在那里,不能言说,不甘咽下,恶心的我眼泪婆娑,却也只能面对玻璃,苦涩的说就这样吧。
每一个人,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都一样,就是你可以充分选择,如何过到生命归零...

2018-04-02

我们去了极寒之地,整个世界泛着银色的光,在山顶上有一栋玻璃房,壁炉里的火苗跳跃着,温暖而美好。你的目光被外面的景象深深吸引着,你看到了远方银色的松柏林,迷雾一般的森林,推开门,你向森林的方向走了去,雪国的阳光冷冽明亮,洒在雪地里,你身上笼罩着,都是这样的光。我陶醉与走向森林的你,同时也心有不安,就在此时余光瞥到了左边山上有东西在动,转头过去,却看到了一头猛兽,听说雪国有银狐,高大凶悍,皮毛通体雪白,极容易隐匿,应该就是它了,嘴角诡异,眼神势在必得,向你靠近你全然不知,转头看你,行至十米有余,我大声吼向你:回来,有危险。你回头之时看到了那头潜伏的野兽,开始惊恐的往回跑,野兽也开始向你奔跑,我打开...

2018-02-19
1 / 14

© 流氓的王夫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