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氓的王夫人

一路行走 只转弯 不回头

我忍住了所有欲望,包括我想说的那句,我很想你。

人活在这世间,躲不过那些必须经受的孽缘,包括你。

你以为,一月,一年,就能忘记,但我不知道,我需要多久才能忘却,洒脱之余,所有的温情,都只能留在心里,留给梦里的人。

2018-10-13

曾经那么喜欢的人 但终将是越走越远

遗忘 是记忆那些过往的方式

2018-08-22

无论我有多想你,都不能再告诉你了

2018-08-05

方方

我想去一處幽靜之地,把對你的愛放下
我也想跑去你身邊,敲醒你的榆木脑袋
告诉你,你既招惹了我,就要好好爱我
但总敌不过现实,你觉得我们无法相爱
那你知道吗?你若不爱,我硬撑有何用?

2018-08-03

你是可悲的战士,你是可笑的浪子

从始至终,你都是一个战士,幼年开始,接受父母的同床异梦,直至分离,各自天涯,从此的路,都是不归途。
记忆中从那时起,便自带盔甲,随着年岁的增长,防御力日益精进,不曾懈怠,不是有意,那是本能。
可是,经过了这么多,让我受伤疼痛的人,是当初执着善意,无辜无害的人,你喜爱冷若冰霜,理智无妄的我,我高高在上冷眼相待的态度让你觉得征服欲暴涨,有那么一天,我变成了小女孩,童真而感性,善良而痴迷,你才发现,哪里不对,你甚至开始质疑。你可知这正是我撤掉所有防御,去爱你的模样,用我所有的美好相待,盔甲能防御坏人,却不能防御爱人,你可知?
所有的过往我已不在意,你终究是路人甲。
而我,披上盔甲,又是战士,喝一杯,便是浪子...

2018-06-08
1 / 15

© 流氓的王夫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